导航菜单

內憂外患 大連聖亞急需定心丸-秦始皇焚书坑儒

內憂外患 大連聖亞急需定心丸

  一季度凈利跌180%、被上交所問詢、股東內鬥,外患疊加內憂,近期,大連聖亞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連聖亞”)的日子並不好過。疫情的衝擊加上多個在建項目進展緩慢,業界對於其現金流承壓的質疑愈發強烈,大連聖亞在內憂外患下的求生有些艱難。  股東纏鬥  5月25日,大連聖亞發佈公告稱,原定於5月30日召開的2019年年度股東大會將延期至2020年6月29日召開,而這已是該公司第二次宣佈延期召開這一大會。據本次大連聖亞發佈的公告,再次延期召開公司2019年年度股東大會的議案,獲得了董事會7票贊成、1票反對的結果,正式通過。  而在這反對的1票之後,是大連聖亞股東之間的內部利益糾葛。公告中,涉事大股東大連星海灣金融商務區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連星海灣”)和公司董事楊子平“多次來回”對對方的說法提出質疑,後者更是提出了罷免大連聖亞董事長、副董事長的議案。  截至發稿,北京商報記者向大連聖亞相關負責人發去採訪提綱詢問股東間溝通情況,以及是否還會繼續推遲股東大會等,但未得到回覆。  事實上,從此前各種公開消息來看,大連聖亞的股東關係就有些“微妙”。近年來,楊子平、另一股東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動人在大連聖亞多位股東減持的背景下,不斷增持,讓人一度猜測大連聖亞是否存在易主可能性。雖然磐京基金回應稱,無意獲取大連聖亞實際控制權。但今年,楊子平、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動人並未停止增持腳步,而且還雙雙出現了違規增持的情況。  業績現疲態  股東間的內鬥之外,在疫情的衝擊下,大連聖亞在經營方面也已疲態盡顯。4月底,大連聖亞發佈了2020年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110萬元,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74.93%,凈利潤為-2395萬元,比上年同期減少了181.24%。  對此,大連聖亞表示,是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自2020年1月下旬景區暫停營業,未取得相關收入所致。北京商報記者隨後咨詢了大連聖亞海洋世界工作人員獲悉,截至目前,海洋世界室內場館仍未正式開館,僅室外區域每日會舉辦兩場活動。  中國主題公園研究院院長林煥傑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近幾年大連聖亞在全國範圍內多處落子,但總體來看,項目都不盡如人意,前期高額投入令其資金鏈壓力越來越大,“加之疫情影響,旅游業整體還需一定的恢復時間,原定於今年開業的三亞鯨世界能否順利開園還很難說,即使順利開園,能在多大範圍內留住游客保證盈利,也還有待觀望”。  北京商報記者註意到,4月底,大連聖亞接連發佈了不樂觀的2019年年報及2020年一季度財報後,就收到了來自上交所的問詢函。  根據2019年年報,大連聖亞資產負債率高達60.67%,占扣非凈利潤52.53%的財務費用、在建工程進度及所涉費用等。就此,上交所要求該公司補充說明財務費用大幅增長對公司正常生產經營、運營資金需求等帶來的影響;對短期債務的還款計劃;並結合同行業相關數據,詳細分析自身負債的合理性以及短期償債能力。  業內人士稱,此次問詢更像是在為大連聖亞資金鏈整體“體檢”了一遍。截至目前,大連聖亞尚未就該問詢函給出回覆。  管控不夠成熟  “其實,大連聖亞的‘內憂’和‘外患’,歸根結底還是由於其在內部管理和外部擴張兩方面的把控還不夠成熟。而疫情則進一步放大了這些問題。”上述業內人士稱。  對於本次在業內鬧得沸沸揚揚的股東“內鬥”,景鑒智庫創始人周鳴岐坦言,如果一個企業股東之間的矛盾已如此公開化,證明該企業的內部管理著實存在較大問題,而且股東的關係很可能已經激化到無法調和的狀態了。從近期大連聖亞內部股東一系列的紛爭、變化可以看出,該企業面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儘快安撫股東、協調各方達成一致,讓業界重拾對其的投資信心。  不過,周鳴岐也直言,總體來看,相比國內其他主題公園頭部品牌,大連聖亞規模、體量尚有一定差距,產品能力和品牌影響力也還處於培育階段,尚未到適合大面積鋪開發展的時機。  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自2016年開始,大連聖亞已圍繞其主營業務及大白鯨計劃產業鏈上中下游相關的項目和產品開展了不少項目,其中,第五代海洋公園項目就主要包括了鎮江大白鯨魔幻海洋世界項目等8個部分。  對於此前曾備受關註的三亞鯨世界,不少專家也表示其已經延誤了“最佳戰機”,當前,三亞旅游市場已經涌現出很多海洋類度假產品,同質化競爭加劇,加上當地旅游市場整體承壓,未來該項目開業後吸引游客會有較大挑戰。  林煥傑分析稱,近幾年為了拓展版圖和收入來源,大連聖亞接連投資的項目對資金要求均相對較大。“投入項目帶來的盈利有限,且這類項目前期需墊付的款項也較多,四面八方地鋪開對資金儲備的要求很大,尤其是近期受到疫情影響,很多室內場館還不能恢復,大連聖亞資金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且大連聖亞重點押寶的幾個單體項目想成型本就有一定難度。”他進一步表示,這類主打室內的海洋公園抗風險能力較低,收入構成較單一,大量動物需要喂養,每月固定開支較大。  “受疫情影響,旅游業出現了一波洗牌,而賣點多為室內項目的海洋類主題公園此次受打擊較大。”周鳴岐直言。林煥傑也表示,動物世界、海洋公園等業態在此次疫情中已是“艱難求生”,未來大連聖亞應適當調整投資結構,儘量“輕裝上陣”,在大環境整體放緩的背景下,盡可能避免將運營與投資攬於一身。

原標題:內憂外患 大連聖亞急需定心丸